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张春生土诗精选30首

时间:2018-10-13 ┊ 栏目:诗词歌赋 张春生 ┊ 点击:

 

作者简介

张春生,70后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单县作协理事,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市优秀教师。代表作“土诗”系列,出版诗集《生命的光斑》(2002年)并获菏泽市精品工程奖。在《星星诗刊》《山东教育》《辽宁青年》《牡丹晚报》《牡丹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歌作品200多首,诗歌作品入选历年《中国诗歌选》《山东作家作品年选2015》《齐鲁文学精品选2016》《当代诗歌精品赏析》等全国多部诗选,作品获奖10余次。

 

 

 

作者诗观:从我的诗歌《土布鞋》首次发表于《山东教育》(2009年),到《土碗》发表于《星星诗刊诗歌原创》(2015年),很多文学界外的朋友都赞赏不已,他们说达到了雅俗共赏的境界,这使我很有感触,现代诗歌一直很难走进大众视野,我终于从这些诗歌找到了突破口。在乡土诗歌很是泛滥的今天,我一直坚持“土诗”的系列化的写作,是源于我的农村生活经历,是源于对农耕时代的怀旧与对贫困生活境地的记忆,我的诗歌很难走出乡愁。我沿着那些逝去的老物件去寻找我的“精神原乡”,在诗中也写了我的父母和乡村旧人物,这是对一个时代的写照,是对一个时代的烙印,更是对苦难最达观的诠释。我对这些诗歌取名“土诗”,有表示谦虚的意思,主要还是对诗歌取材的概括,这些都是来自于乡村的泥土事物,好像鲁西南“小张庄”的农耕时代的出土“文物”。读过我土诗的朋友们,都记住了我的乳名“张春生”和“土诗”的称谓。

 

 

 timg[3].jpg

 

诗评

精神原乡的塑造

文/鲁侠客

乡村叙事,一直是诗歌抒写维度里重要的一支,但如何真正写出根性,写出除了苦难、成长的烙印外的新的气象,是一个挑战。因此,在生存困境里,亲情的慰藉、血脉中乡村给予诗人痛点的延伸,精神原乡的塑造,成为张春生土诗的诉求,而且,他以时间为链条,做了有益的探索。

   《土布鞋》、《土碗》分别从成长史中的童年角度予以刻画。从刻画的细腻、情感的冲击力,显然《土布鞋》更让读者感同身受。母亲用“血汗和渴望拧成粗棉线”“密密实实地纳满乡村的夜”,这双布鞋塑造出所有母亲对于子女的无私的爱,无尽的牵挂,而在诗歌末节,这位乡村母亲在儿子的眼中,成为一生的痛点,母亲“是我灵魂中最苦涩的一滴液体”,而“乡梦无船,我划一只土布鞋回家”读后的锥刺感,让观者唏嘘不已。

《土碗》中打动人心的是“和土碗相依为命的一双筷子,一根是娘,一根是爹”,生命里最重要的亲情,饮食父母的内涵,形象地予以刻画。当然,与《土布鞋》相比,这首《土碗》整体的诗情建构,不如《土布鞋》丰满。

   《土油灯》采用互文手法,将土油灯和生活的明暗,有机地勾连。艰难岁月在土油灯里复原:“爹起身,奋力拨亮了灯焰,同时奋力拨亮了农家日子的酸甜”,而在第三节“后来,谁却把他们一个个吹灭了”,土油灯有了神圣庄严的生命意识,这盏油灯,更是耗尽一生,蜡炬成灰的生命燃烧过程的展示,父母的养育之恩,在此得到充分的诠释演绎,于此看,土油灯的诗情构建可以到此而为之,从诗歌简洁有力角度的思考,即使末节舍弃,也不会损害这首《土油灯》的深挚内核。

   《土学屋》本可以将学习,成长经历,塑造出厚重,粗粝的回忆史,但相对简单化处理,缺乏形象化演绎,没有将具象的生活经历,抽取出燃点,没有达到叩击读者心扉的力度,让这首诗歌成为组诗里的遗憾,当然,在成长记里,若没有这首诗歌,也会影响组诗整体的完整性。

《土墙村庄》是对乡村生活的总结,也是挥别一种生存境况的总结。它的意义在于提醒困境中的爱与乐趣,在于一段刻骨铭心的生存轨迹,在于人的精神塑造。因此,它具有阶段性生活史诗的描绘,其中“锅底灰涂一个包公脸,浑浊的土语唱掉庄户一家的魂”让童年的记忆,成为艰难时世里的一段轻盈的插曲,生存、生活的希望在“母亲侍弄着黑的锅灶”里透出暖色调。它可以作为一个时代,一个地域,一群人的证词而铭刻在案。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而忘记苦涩,意味着对于生活赐予的力量视而不见。左拉与莫泊桑在自然主义的小说和批判现实主义小说里,都曾说过类似的话:生存镜像里的影子,都是在疼痛和流血时最清晰可辨。祝愿诗人在土诗里攫取丰厚的营养,在未来创作中抒写出更加厚重属于自己精神原乡的个人史。

 

 

《土布鞋》
母亲把细碎的日子
一层一层地粘贴好
用血汗和渴望拧成粗棉线
岁月的针脚
密密实实地纳满乡村的夜
我穿着土布鞋
踏起朝晖
踏落晚霞
 
漂泊的青春不识愁
可土布鞋的头发白如雪
母亲的左手和右手
结满了牵挂
 
如今那一抔黄土里的她
是我灵魂中最苦涩的一滴液体
乡梦无船
我划一只土布鞋回家


《土碗》
土碗盛着我沉重的童年
那缺口的粗瓷容器
是我残落乳牙的嘴

记忆的那岸
和土碗相依为命
的一双筷子
一根是娘
一根是爹

再见到土碗
在豪华的餐厅里
盛满故乡的风雨


《土油灯》
土油灯支起了我多舛的童年
灯光闪烁着一家人的悲欢
爹起身拨亮了灯焰
同时奋力拨亮了
农家日子的酸甜
 
一盏土油灯下
疲惫的爹
还要继续编他的粪篓
勤俭的娘
还要缝补我家破旧的岁月
我正捧一本书
读着祖祖辈辈憧憬的明天
 
每一个夜晚
爹或娘都会用尽力气
吹灭土油灯
后来呵
谁却把他们
一个一个地吹灭了
 
遥远的土油灯啊
在无眠的夜晚
永远点亮着我的乳名


《忆土学屋》
父亲把青春抟成土坯
祖父把希望砌成土墙
土屋凝聚着祖辈的汗水
默默地站在我儿时的村学里
再见土学屋
我仿佛看到勤劳的燕子
把春天衔来  垒成巢

祖祖辈辈怀揣的梦想
早已孵化成今天的教学楼
饱经沧桑的土学屋
倒在了欢喜的鞭炮声里

土学屋啊土学屋
我用诗句
为你照最后一张相


《土墙村庄》   
那堵土墙还挂着我的半块童年
记忆的泥巴团儿
甩出一串无邪的天真
锅底黑灰涂一个包公脸
浑浊的土语唱掉庄户一家的魂

泥土被汗水凝成农舍
油灯熏黑了父亲的青春
母亲侍弄着黑的锅灶
我在姐姐的指导下画北京天安门

土墙的村庄终于走出我的视线
不知道谁还会点燃
老屋里祖母的絮叨


《土犁》
犁铧翻开春秋
一行行血雾氤氲缭绕
泪烟弥散开来
黄牛,赤马,驴骡肩负宿命
深一脚,浅一脚
注解着沉郁的大地
?
犁壁腾跃起土浪
蚯蚓涅槃重生
犁刀剜出先祖的骨殖
让沉睡的灵魂晒晒太阳
?
土犁耕耘了几千年
溽汗,噙泪,带血,淬火
一部沧桑的史书
有多少木的偏旁
更有多少铁的部首

 


《木杈》
木杈挑起麦收
我的青春力撑阴云
麦垛高过头顶
汗水湿透脚跟

三股木杈
颤动干瘪的麦穗
生命的机器开足马力
为一年的口粮
父亲说,拼了

选个大晴天
轧场打麦,木杈翻起
麦秸。白花花一片
新年的白面馒头
似梦非梦

摊开双手
当年的三股木杈化为掌绞
一条娶妻生子
一条暗喻生命
还有一条连着乡愁

 


《土路》
那些年,土路是乡村的血脉
它们有别于如今村村通的柏油道
诞生在祖辈脚掌之下
一直延伸绿草间,花丛里,树林外
或许直到棉花枝压弯的小径
泥泞可是土路长久的装束
我们烧香盼来的好雨
给我们的土布鞋带来灾难

林间的土路上还有我的乡村爱情
那串脚印曾踩疼我的青春
土路成为永远的迷恋的纽带
拴住甜蜜,遗落
霜下面的那苍茫的苦涩

土路,渐渐走远
步行者,拉地排车的父辈们
推独轮车的货郎
挑粪担的大伯父
都消逝在土路尽头

土路啊,谁
能归还我童年的鞋子
和那匹飞奔的枣红儿马的扬尘
能归还我乳牙
能归还鸟鸣蝉唱蛙鼓
能归还鬼魅魔幻的旋风

 

《土盆》
禁不住想起土盆
它们在烈火中诞生
和平民百姓相依为命
它们一辈子平平淡淡
在缺油少盐的日子里
苦苦煎熬

想起土盆
想起土盆里的瓜干凉面
想起两根黄瓜半串油条
想起水煮红玉根
想起邻居大娘的眼珠
瞪圆了寻找水汤里的豆
终于找到了眼珠的倒影
想起当年人比黄牛瘦

如今的土盆
远离了我们的生活
有时,在响器声中
被谁的手摔响之后
一个人生就画个句号
可惜那个崭新的土盆
成了只盖一次的章子


《土盐罐子》
那年那月的土盐罐子
没有了盐
剩下了咸
后来咸味也消失了
只剩下苦

挖盐的手消逝了
剩下小匙
相扶着土盐罐子
在农展馆里
虚度美好的光阴

那些老枣树
被麻雀啄秃了枝桠
土院里的春天都变谈了
后半夜醒来
谁的眼角
偶尔挂着最后一粒儿盐


《土坛子》
老家常见土坛子
腌过咸鸡蛋。榨过萝卜干
存过酱,放过盐
盛过大豆油
酿过葡萄酒

老家的土坛子
风烛残年
在土墙院的角落里
靠雨水度日
脚边的小草
偶尔开个小兰花
为它解闷儿

亲人一样的土坛子
贮着爹的艰辛
藏着娘的叮咛
我们一生丢不掉
那泥土锻造的魂


《土瓮子》
那是祖母用泥土和麦糠
做成的土瓮子
就放在土屋西间的土炕头上
摇摇晃晃在祖母的晚年
结结实实度时光

盛过米存过粮
最多时间放麦糠
麦糠里面藏萝卜
也藏红芋和南瓜
一家人的心思
就系在那只土瓮子上

七八十年代
母亲就用烧制的土瓮子
土法泡制豆芽子
也泡发芽了我的少年梦

如今再找见老家土瓮子
忆起远逝的亲人
从旧时代苦难的麦糠里
摸索出小半块幸福


《鏊子》
鏊子三只脚稳稳立着
那大将风度
任凭刀山火海也敢闯荡

在那间土里蹲的灶房里
父亲升火
母亲揉面
烙饼鼓着幸福的面泡泡
热气升腾着春的播种
烟雾缭绕着秋的收获
一张张烙饼
多像我梦里村姑的脸
那白桃花的面庞
隐隐闪现两三个顽皮的雀斑
那是多么可爱的小点点

烙馍村饭店的晚宴上
我沿着一张白饼
去寻找遥远的土鏊子
挖掘机挖不断的乡愁还在
可爹娘的味道永远地消逝了


《风箱》
谁的手磨亮了风箱的手柄
谁的手拉旧了那架风箱
呱嗒呱嗒的声响
在岁月的深巷
裂变成火舌
舔黑土灶台
舔黑那口永远填不饱的大铁锅
拉过风箱的童年
苦难喂饱的童年
农家饭香熏染的童年
饥饿时
也空空地拉个风箱
弄一些噪音
缺着门牙还自娱自乐

祖母打开那台风箱
旧了的残了的土鸡毛
飞入我的乡愁里


《小板凳》
这一窝小板凳
是小张庄四木匠的绝活
刨花飞出老榆木
板凳面儿诞生了
斧子舞出四根槐木腿
凿子打方眼
隼子铆接着半世辛酸

小板凳牢牢稳稳地驮起百姓的乾坤
坐着它吃粥
坐着它纳千层底
坐着它牵红线
老烟锅磕在板凳腿上
一门亲事定了

土娃子上学堂
背后土布书包,胸前
书包带子挂着小板凳
走着唱着
烟尘升腾乡村梦想


《土灶台》
土坯土砖砌成的土灶台
涂抹着爹的壮年和娘的许愿
低矮的烟囱发出先祖的感叹
风箱拉起来
从那呱嗒呱嗒的喉疼里
发出湿柴和麦秸的尖叫

土灶台沿上摆着土碗
盛一顿米粥盛十顿稀汤
风调雨顺是灶王爷亲口的诺言
烟熏火燎的岁月
压弯了一代代人的脊梁

灯红酒绿下的灶台边
举杯者也否再忆土饭香
儿时的乡土魂
早被竹耙子搂丢到土坑旁

还有几个怀旧的诗人
曾是土灶台旁的饿鬼
向土碗伸过生了冻疮的黑手

《瓷酒壶》
那盏瓷酒壶
恍如隔世
火的光芒还在
烈酒的性情却消逝了

本色的温文尔雅
加上搪瓷缸子捧出的热情
一切在夕阳下
无限的美好
有点胡子茬的脸
细腻的身姿
曼妙而灼灼其华
小农家的温馨
也有怀玉的神……

瓷酒壶忘记了春风万里
故人的鸡黍
也暗含添加剂
一个人的独酌
风韵入土为安
剩下的
一盏瓷酒壶怎会装下


《烧酒》
母亲打开父亲那瓶高粱酒
倒少许
在一个倒扣的土碗底上
划一根火柴
点着跳跃的蓝
从酒火中用手蘸取热
按抚在
我腿部顽皮的淤青上

再也买不到那单纯的白酒了
寻找一根火柴
点燃亲情
记忆的榆木门里
蓝火焰
充满神性


《蒜臼子》
剥开一头大蒜
如同打开农家的小院
白白生生的蒜米
在蒜臼子里凤凰涅槃
辛辣的味道氤氲开来
平淡的生活
被调配得有滋有味

灵魂深处的大蒜素
埋藏在岁月的土窖里
小张庄千丝万缕的根系
盘结着这个土家什

祖辈传下来的蒜臼子
硬朗朗地还在
臼杵之交的玩伴儿
早已各奔东西


《土扁担》
父亲被老天爷抓了壮丁
把生活挑在肩头
那一条哑口无言的土扁担
用颤抖表白自身

土扁担挑着一辈子的乡愁
脚生尘烟,压弯土路
两头的枣木钩上
挂满故乡的白霜

小张庄的菩萨神态安详
她的肩头也挑着土扁担
尘世的众生
许了千千万万的愿
哪一桩哪一件都重如泰山


《土椅子》
一把祖传的土椅子
阳光下安度晚年
春风吹过不开花
秋风吹过不结果

菩萨在门外候着
任我玩耍那把土椅子
放逐南山的马驹儿
肆虐横行在莲台之上

故乡的土椅子
已风烛残年
缺胳膊少腿
斜倚在土墙角
我一眼就能认出
那是谁的墓碑


《锄》
陶潜先生早出晚归
一把老锄
钩起弯月,疏散星辰
我没有五柳先生的雅致
村西的三亩薄田
草比花生苗还要强势
我挥舞着祖传的铁锄
左一锄旭日东升
右一锄斜阳余晖

这把老锄划开我的青春
那土地的伤口有盐晳出
在锄头划过之后自行愈合
一些草命的植物瞬间殒灭
禾苗,身负重任的禾苗
将会长成为一地黄金的秋

锄头扶正固本,斩妖除魔
剖开土地,疗毒退翳
在《本草纲目》之外
救赎了我归隐小张庄的第九道灵魂
那把锄磨去锋芒
成为诗的拂尘


《裁尺》
娘的裁尺
做工粗糙却光滑油亮
尺短寸长
在母亲的手中开着朴素的花

裁衣要测量
纳鞋要测量
小农家的日子要测量
皎洁月光要测量
裁尺磨去了好时光
静守在针线笸箩里
与剪刀过隐居的生活


《一盒火柴》
鬼像一些虫子
蛀食了核桃
灵魂有时在发梢
竖起稠糊糊的夜

画皮尘封在火柴盒里
如果划一根火舌
舔过眼睛的瞬间
幸福无比
之后是魔鬼的地狱
全压在一个孩子肩上

童年时代
我怀揣着一盒火柴
夜晚踽踽独行
风雨时常和我爱恨交加


《土井》
那一口土井盛满故事
一个村庄的扁担都在那儿碰面
木桶土罐有时还唠个家常
积着德的麻井绳
和拧结着善缘的布条井绳
差着辈份打情骂俏
 
乡下的恋情也洒落在井沿
浇灌一棵倔强的小草
张家小哥的水拉上来
错到入李家妹子的桶里
土井的春心漾着微霞
 
土井啊,岁月的青苔
长满襟怀
井绳磨出的沟儿历历在目
谁的牵挂九曲回肠


《土磨》
驴被杀害了
剩下土磨
它们就只有失业了
 
小麦爱过恨过的土磨
豆子爱过恨过的土磨
玉米爱过恨过的土磨
高粱爱过恨过的土磨
像一对没有激情的老夫妻
在静静地等待阳光
静下心来
慢慢变成化石
 
土磨里还打坐着真佛
很多年了
磨磨悠悠
从来都不显灵


《罩子灯》
当我发现它时
它正躲在土屋的角落里
红的剪纸已经风化
从遥远的烟尘中
邮寄来复杂的情怀
那对灯光里的夫妻
曾书写举案齐眉的佳话
是否还会沿着灯的指引
抵达纯洁的爱情
 
有灵魂的罩子灯
烧光了灯芯
风吹散了谁的身体
和我们摇曳的影子
都倾倒在泥土中
我们再也扶不起
那些熏黑的夕夜


《手电筒》
手电筒的光能照到星星
四木匠的话
勾引着我的心思

我就去采集蝉蜕
集腋成裘。一分一分
用幼小的心灵砥砺贫穷
愿望实现比摘下月亮
容易一点

手电筒照亮了农家小院
耀眼的光芒
母亲偷偷泪双流

因为珍爱
我打着手电进入梦乡
痛苦,自愧,懊恼
一个手电筒
让我的夜色更加浓稠


《粪靶子》
粪靶子和粪箕子是一对夫妻
出入成双,相濡以沫
一个把粪扒起来
一个把粪收进来
父亲谈起拾粪
双眼总会有一道闪电

粪窖就是我家的宝藏
粪靶子就是锁钥
开启一家人的梦
那时月光也暗传粪香

这对患难夫妻
朴实地依存,似乎缺少激情
更不会花言巧语
在农事之余忙忙碌碌
一个小粪靶子
有时会挑起大梁


《麦秸垛》


麦秸为小麦付出了青春
麦秸又向农民交出了灵魂
麦秸们被木杈堆积
小山,蘑菇,矮丘,倒扣的土碗
还有的像个坟冢

麦秸垛一半是牲畜的口粮
铡刀之下念寸肠经
另一半送入厨房
灶堂之中念肝火经

麦秸垛在几场雨之后
褪去金黄的袈裟
沐浴斜阳秋风
掏空的麦秸窝
还隐藏了谁的乡下爱情

最是那童稚的土娃了
没有金窝银窝
麦秸窝里孵出清脆的笑声

那年冬天,一把火
差点烧出了一场械斗
雪纷纷攘攘落下来
覆盖了小张庄
一切鸡犬失声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