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导航

选择字号:

太阳城

时间:2016-11-08 ┊ 栏目:学术名著 意 康帕内拉 ┊ 点击:

以讨论国家问题的方式来补充和完成政治学说是否恰当和有益
  第一篇
  (反对意见)我们认为所发表的这些关于国家[121]的意见是不公正的,是不会带来好处的。
  1.第一个反对意见。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国家,而且将来也不可能指望能有这样的国家,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是毫无根据的。这种没有坏处的公社生活方式是不可思议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生活方式,而且也永远看不到它。因此,对我们来说,正如卢契亚奴斯[122]在反驳柏拉图时所证明的那样,研究这一问题是多余的。

  2.第二个反对意见。设想在赤道附近存在这样一个国家是不合理的。托勒玫、维琪尔、亚里士多德和古代的生理学家们[123]把那由于过冷和过热而没有人居住的土地放在热带和极地,是不无原因的。因此,如果那里有人的话,那么,正如生理学中所指出的那样,他们是一些黑皮肤的人,性格狡猾,不能吃苦,智慧不出众。由于这个原因,赤道附近从来没有一个民族兴盛过,统治过世界;而在热带和极地之间的温带土地上,则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认为的那样,共和国和君主国始终兴盛不衰。巴比伦人、波斯人、希腊人、罗马人、高卢人、西班牙人、土耳其人、鞑靼人等的王国,以及雅典人、迦太基人、拉栖第梦人[124]、罗马人、威尼斯人的共和国,就是在这些地区驰名的,而不是在赤道附近。由此可见,对于我们这个国家的位置,我们所指出的是绝对不正确的。

  3.第三个反对意见。要使一个国家的地位提高,它必须位于沿海岸或沿河岸一带,以便获得必要的粮食供应,并靠许多外来者来增加国民的人数。另一方面,据亚里士多德说,按照柏拉图的学说,只有在山地上才能保存真正的自由,因此,海尔维第人,坎达布连人[125]及其他居住在山地的部族是不负担捐税的。而我们呢,却不按照这两位哲学家的意见行事,因此也就仿佛既放过了这位,也放过了那位所讲的好处。而且,还把住在山地的居民说成可能多于住在平原的居民。